深圳
4000-119-388 注册 登录
 | 关注二维码
  • 深科信手机版

    深科信手机版

  • 深科信官方微信

    深科信官方微信

  • 深科信官方微博

    深科信官方微博

登录 注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登录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忘记密码

输入图形码

取消
申请免费评估

不了解您的企业可申报什么项目?
不明白您的企业如何申报项目?

发布申请,坐等深科信来帮您

  • 快速响应

    30分钟内快速响应

  • 专业评估

    每个申请都有专业的顾问联系您

  • 优质服务

    98%以上的申请得到了圆满解决

发布评估申请

申请免费项目评估

取消

当前位置:政策资讯 > 企业课堂 > 李稻葵:民营企业家为什么忧虑?

李稻葵:民营企业家为什么忧虑?

时间:2019-03-11 14:23 浏览:260

  2018年的中国经济,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忧”。“忧”是指经济活动的参与者普遍感到非常忧虑,其中,最忧虑的是民营企业家。这一忧虑也延伸到了2019年,无论中小民企还是上市公司的掌舵人,大多认为这是充满挑战的一年。虽然大家身处的行业和竞争地位不同,忧虑有所不同,但其中也不乏共性。

  那么,民营企业家在担忧什么呢?

  有人说是外贸。这一忧虑主要由中美贸易摩擦引发,并认为这将影响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发展态势。但是,在外贸方面,虽然中美贸易摩擦2018年一度风声鹤唳,当年的进出口仍表现不俗:从统计数据来看,以人民币计价,2018年中国出口同比增长7.1%,进口增长12.9%,进出口整体增长9.7%;其中,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长12.9%。

  有人说是前途不明,投资放缓。的确,由于经济增速放缓,投资收益率走低,加之监管趋严,有些领域不断爆雷,企业家对前景感到不确定,投资意愿下滑。但是,从宏观层面看,2018年民营经济的投资指标是非常健康的,年初开始,民间投资一直保持8%以上的增速,1-11月同比增速达到8.7%,2017年同期为5.7%,2016年同期则仅为3.1%。如果只看制造业,2018年1-11月制造业民间投资增长10.3%,高于全国平均0.8个百分点。这说明,有一部分民营经济还在投资,可能企业数量不多,单笔数额不少,他们可能是沉默的一群。

  可见,单单外贸和投资,不能解释民营企业家的“忧”心之重。

  也有人说,民营企业家的另一重忧虑来自融资难、融资贵。对此要仔细分析。一直以来,融资都是民营企业的一大痛点,并非2018年才突然出现,而且我们仔细梳理有关数据发现,2018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主要影响的依然是小型企业,而且主要是信用不好的企业,而信用良好的企业,不管国有还是民营,得到贷款的比率还是比较高。

  民企的第三重担忧,当然就是税费比较高,导致经营成本高企,利润被摊薄,在近年企业盈利空间逐步被压缩之下,这一压力尤其凸显。这的确是一个重要问题,但是不能忘记,高税费一直是中国经济之痛,非2018-2019年所独有。2018年至今,一系列减税降费措施开始落地,应该说,这一方面的压力有望逐步缓解,并不能说高税费是民营企业家忧虑的新问题。

  我们认为,民企的重重忧虑中,最大的是民营经济面临着重大调整,而这个重大调整与其所处的产业发展进程有关,除了少数行业,这与企业民营、国有的性质相关性不大,因此,不能够一谈民营经济发展出现困难就要营救,盲目营救应当被淘汰的产能,干扰市场正常出清,是和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要求背道而驰的。



  2018年,我牵头完成了一项“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济学总结”的课题,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我们走访了许多地方,调研了大量实体企业,发现了几个突出问题。在一个副省级城市,我遇到了一位对前景极为悲观的企业家。经过细致的调研和访谈,我们得知,他的企业主要从事电梯和玻璃幕墙两个产业,而这两个产业国内竞争极为激烈,利润率极低,所以不得不开拓国际市场,但是国际市场的拓展也极不容易,往往招标最后的竞争发生在中国企业之间。他说,在电梯和玻璃幕墙产业,“欧洲人创造产业,日本人把产业精细化,中国人把产业做垮”,原因就是恶性竞争。进一步,我了解到,中国现在有上百家玻璃幕墙企业和600多家电梯企业。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如此细分行业不可能支撑上百家、几百家的企业竞争。例如电梯行业,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一共也就10个左右的大企业瓜分市场。从全球来看,也是美国奥的斯、瑞士迅达、德国蒂森克虏伯、芬兰通力、日本三菱和日立六大品牌占据60%以上的市场。

  由此我们引出一个重要的观察:中国民营经济,尤其是处在产业链中下游的民营经济,产业集中度太低,低水平恶性竞争,亟须做大、做强、做优,面临着艰巨的兼并重组、结构调整挑战。事实上,所有发达市场经济体都曾经走过这一痛苦的历程。比如说,美国三大汽车廠都是当年不断并购重组之后形成的。从目前企业过度竞争的拥挤状态,发展到成熟经济体那种具有较高产业集中度的均衡状态,这个过程对于民营企业家而言将是极其痛苦的,对于银行而言也将是极其痛苦的,但这个转换过程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所不可避免的。

  在这个二八分化之后出现的优胜劣汰过程中,往往最好的出路就是有序退出。对于能“笑到最后”的“幸存者”,选择当然可以是继续留下,享受较高的行业利润;对于80%缺乏竞争力的长尾企业,则是长痛不如短痛,做及时退出的“逃离者”总比被过度竞争、极低利润慢慢拖死、压垮要好。

  这样的兼并重组过程会带来多少呆坏账,目前我们不得而知。以电梯行业为例,目前民族品牌占据了约30%的市场份额,其中10家龙头企业的市场占有率约为15%,剩余600多家国产中小电梯企业分享剩下的15%。假设兼并重组的结果是这几百家中小型电梯企业全部破产重整,资产全部减值,其银行贷款全部变为坏账,按照行业平均水平,将带来2000多亿元资产减值。考虑到中国许多行业都存在过度竞争,需要兼并重组,这就意味着大量的银行贷款也将面临一个重组的过程。

  因此,我认为,当前民营企业家最担忧的因素,一是产业升级中的退出安排,二是与之紧密相关的金融安排。为此,未来几年我们应该做好准备。

  对于企业家来说,必须问自己一个问题:坚持做下去,还是趁早退出?如果退出,那就应该考虑在自己的企业经营状况依然良好的时候转向开发新的行业,或者不退出,那就应该想方设法扩张并购其他企业,这是一个必须要做的事情。

  对于银行而言,必须从现在开始建立产业重组基金,必须考虑如何处置那些退出市场的企业的资产重组问题。要考虑如何重拾本世纪初大张旗鼓设立资产管理公司时的宝贵经验。

  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着一个转型升级的过程,这个过程的一大反映就是很多产业并购重组的步伐加快,部分民营企业日子不好过,必须重视并妥善处理其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处理得好,能够转换成经济增长的机遇,处理不好,可能会变成金融界以及相关产业的重大包袱。绝不可打着保护民营经济的旗号,盲目保护落后产能,破坏市场经济秩序。

  来源:新财富


为您推荐

栏目导航